天朝灵媒叫半仙

别看我,你会弯的!

【短篇】七年之痒

    “做得好,士兵们!”耳麦里传来收工的讯息,黑百合枪口向下,一声不吭地走向飞船。

    身后的猎空正与大块头温斯顿热情地碰拳击掌,而黑百合并未给予一瞥,她对这一切都厌倦了,守望先锋,光明,还有猎空。

    她加入守望先锋完全是为了猎空。曾经战场上的相遇,让她的荷尔蒙莫名其妙地分泌,于是她的行为也变得异常。从刚开始的言语调情,到最后不可抑制地在任务点的墙壁上,地板上肆意欢愉。

    emmmm……但每出一次任务才能有一次,太少了不是吗?于是当猎空再次喘息着请求她加入守望先锋时,她答应了。

    她从此步入光明。

    光明是温暖的。在没有任务的日常里,守望先锋更像是个大家庭。美会做一桌可口的中国菜,卢西奥扮演着活唱片机,虽然歌声总以他与DVA的斗嘴结束,麦克雷喜欢跳一些过时的舞,惹得大家捧腹大笑,还有猎空,总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    而在阳光底下待久了,会让她想念黑暗的味道。她现在的任务是阻止杀戮,她却渴望杀戮。

    黑百合听着身后的猎空一日既往地话多,便冷哼了一声。她厌烦了猎空一成不变的笑容,和永远停不下来的嘴。负面情绪堆积,于是导致了昨夜她与猎空的一场大战。是真的大战,或者说是家暴。她也知道,除非她主动道歉,否则猎空不会原谅她。可惜她并不打算这样做。

    守望先锋的其他成员都注意到了今日任务后,猎空没有上窜下跳地逗黑百合,也查觉了黑百合日愈发冷的气场,于是都默契地持“我知道,但我就是不说”的态度。

    回到家中,黑百合褪下作战服,走进浴室。猎空意料之中的没有跟回来,黑百合猜她应该去了DVA家。

    她把身子没入水中在,回忆着这个浴缸记载着她与猎空无数次的欢爱时光,最终从双唇间吐出一句:“真无聊。”

    她想找回当一只结上蛛网,静候猎物的蜘蛛的感觉。

------

    次日,DVA决定带猎空出去散散心。

    她们走在繁华的大街上,突然,DVA停在原地,眼神发光地看着街对面。猎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看见一个穿着老式作战服的人正在发传单。

    “那个coser……”DVA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盯着猎空,“20世纪××街机典藏版中的人物!”待猎空无奈点头后,她发疯般地冲向街对面,请求合影。

    猎空仿佛能看见DVA有条尾巴正兴奋地摇来摇去,这令她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 “好笑吗?”

    猎空听见身旁突然传来的声音,吓得猛一转头,只见黑百合身着便装,正一脸玩味地看着她。

    “艾米丽.拉克瓦!如果你觉得在对我做出那样过分的事后,还可以……”

    “嘘……”黑百合神色不耐地打断她,“我今天是来狩猎的。”

    猎空在脑中进行着“狩猎=泡妞=外遇”的换算,眼泪瞬间冲上眼眶。她只字未说,转身离开,无比受伤地想,这段关系算是完了。

    身后的黑百合舔了舔嘴唇,看来,猎物重新勾起了她的兴趣。

------

    所以,当猎空被钩爪抓住并被甩到一张涂满强力胶,蜘蛛网状的东西上粘住时,她难以置信地叫到:“拉克瓦!你有病!”

    “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。”黑百合缓缓走来,欣赏着猎空悬在空中挣扎的姿态,这让她兴奋不已。

    “我还以为你已经对我没兴趣了。”不知黑百合用了什么手段,让她没办法时间回溯。

    “怎么说呢?我讨厌一成不变。”黑百合用食指抬起猎空的下巴,与她鼻尖相碰。

    “但你总能让我如获新生。”

FIN.

评论(2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