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朝灵媒叫半仙

别看我,你会弯的!

【短篇】所谓外遇

实在起不来题目,这渣题目看得我想吐血,大家就自动忽略吧_(:з」∠)_

BE预警,高虐预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

    Shaw有外遇了!

    Root经过分析后得出了这个结论。她不想多疑,但Shaw的种种行为让她不得不这样想。

    今天已经是Shaw的第三次夜不归宿了。Root觉得,上一次见到Shaw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昨天Root在书房里敲打键盘时,她听到厨房里有细微的动静,待她冲进厨房,却没有看见任何人。她知道Shaw刚才肯定是回来了,不是为了她,而是食物。Root觉得Shaw一定是怕与自己对峙,怕自己问她晚上去了哪里。显然的外遇。

    Root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到Shaw,抓奸在床。她问TMShaw现在的位置,TM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无法找到。”

    她一定是在阴影地区!Root生气地嘟起嘴,她没料到Shaw为了躲她做得这么绝。我这么爱Sameen,她却不爱我了。Root委屈地想,眼睛不禁有些湿润。

   

    “那么,在你能找到的范围内,Sameen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哪里?”Root发誓一定要找到Shaw,然后把她绑到桌子上,上她个100次,她一定会回心转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Root来到了TM给出的地方,那是一片墓地。Root猜想Shaw可能是来给Carter献花了,她以前常陪Shaw这么做。

    她根据TM的指使走到一块墓碑前,这不是Carter的墓碑。或许那个情'妇死去的丈夫葬在这里。Root撇了撇嘴,蹲下身,想记下这个名字,来找到那个情'妇,再找到Shaw。

    可是她根本用不着记下这个名字。

    这个名字该死的熟悉。Root心中劈过一道惊雷,她要找的人什么时候被刻在了石碑上,毫无生气。Root觉得这一切好不真实。她伸出颤抖的手,抚上这个名字,在触到冰冷的一刹那,记忆如爆发的洪水涌入脑中。

    她记起来了。

    她记起Shaw躺在血泊中,自己牵着她的手,痛苦得忘记了哭泣。“Root…I love you…”第一次,这是Shaw第一次直视着她说出这句话。以前,Shaw总是会在自己的逼迫下,含着零食,翻着白眼,含糊不清地说出这句话;或者在夜晚,达到顶峰时,神志不清地说出它。而此时,她们就这样对视着,Shaw的眼中流淌着前所未见的温柔。眼神空洞了,躯体冰冷了,而温柔还在。

    她记起葬礼上,她跪坐在草地上,目光迷离。大雨滂沱,John在头顶为她撑起一把黑伞,雨滴顺着伞,打到她的手背上。上帝在哭泣,她的泪却已干涸。她想推开这把伞,想让大雨冲刷自己,直至化为泥土,与Shaw同在。

    她记起自己无数次地向Harold抱怨Shaw的外遇,TM无数次地将自己带到这片墓地,自己则无数次地回忆起这一切,又在一觉醒来后忘记,如此反覆。Harold说她精神开始不稳定,说她需要治疗,而她却打晕了治疗师,逃了出来。

    Root突然希望Shaw的外遇是真的,她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再向现在这样出来找她。她会在家里煎好牛排,绝不多问Shaw一句,也不在乎Shaw还爱不爱自己,只要她还活着。

    “你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……”Root无助地喃喃着。

    “I'm sorry.”

    这也许是TM计算出的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 她仿佛看见Shaw正在不远处静静地站着,风掀起她的大衣下摆,像一支扬起的风帆。

FIN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面文风突变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_(:з」∠)_

评论(12)

热度(26)